城狐社鼠

走你

【蔺靖】半夜点灯

欧欧西出没,语死早,脑子瓦特,多多见谅(鞠躬jpg.)



  江湖传言琅琊阁的小公子蔺晨尚在襁褓时,曾有一高人给他卜卦,测他二十八岁那年若无贵人相助,便有火烧之灾。火烧之灾渡不过,蔺公子便呜呼哀哉……此人闲扯一通,一拂袖便四处云游去了,徒留二十余年后蔺少阁主磕着干果儿捏着话本儿望着窗外的一行秋雁,惆怅不已。

  话说蔺公子二十啷当岁的花样年华被梅长苏一事忙得脚前脚后不着地,常常云游都不得畅快。好容易那病秧子功德圆满,满心满意足地和霓凰双宿双飞了。自己则硬生生地被老阁主从南疆拽回了琅琊阁——这便也就算了,琅琊山毕竟是山清水秀风景怡人消息灵通之地,又不缺江湖朝堂风起云涌的各种风流韵事下饭——配上手艺不凡的厨娘烧出的各种美味。琅琊山上的日子一不小心也就过了小半年,还顺便宽了几寸腰身。

  本来江湖事就大同小异,无非武林正邪聚众斗殴、少年美人鲜衣怒马。后者还稍有意趣,前者那就是比吃喝拉撒睡都没意思。这就间接导致了蔺晨的小日子平淡得跟水差不了多少,自然而然地就开始找乐子。这么巧,江湖上忽然就出了一个能降妖伏魔的奇人——又这么巧,这一奇人近日还到了琅琊后山的镇上落脚。蔺晨正闲极无聊,送上门的热闹怎么能不凑呢?顿时便蠢蠢欲动起来,窗子一掀,直接就翻了出去。

  门外的小童只听见颇为沉重的落地声扑通一响,叫了几声无人应答,绕到后院探头一看,便瞧见他家蔺少阁主正无声无息倒在后院的泥坑里头。



  金陵城内夜色昏沉,寒风冷冽地卷着落雪横冲直撞,积雪被冻成了一层厚厚的冰。在这样的严寒里,东宫之中老早就在案脚放上了火盆,烘得房里暖融融的。

  太子军旅出身,早年还是靖王时,寒冬腊月时不置暖炉,深夜伏案作业也不觉得多冷。如今房内热气蒸腾,本该是暖和宜人的,太子却忽然觉得有零星的寒意顺着手里的信纸蔓到手心里去。

  太子呆了几瞬,在送信的白鸽前撒下一把吃食。

  然后他捏起穿风过雪的信,执灯按下机关,踏进一条幽深的暗道中。


  蔺晨醒来时,尚有些昏昏沉沉的,分不清今夕何夕梦里梦外。

  一开始只是迷迷蒙蒙的虚影,后面视野渐渐清晰,却仿佛坐走山路的破马车似的摇摇晃晃,上下左右的来回颠簸,颠得蔺公子头晕恶心两眼冒星,体会了把痛不欲生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然后很快,蔺晨发现他正悬在一条长长的暗道中,像是被人提在手上。

  这感觉十分的微妙。蔺晨一晃一晃地被人提溜着,看着离自己少说也有半米的青砖地板,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心情复杂地闪过一个念头:提他的人真是天生神力啊。


  太子步伐稳健,两三步穿过暗道,进了一间暗室。


  蔺晨觉得自己“咔哒”一声,被放到了桌上。仔细一看提灯的人——怎么长得这么像当朝太子?

  暗室颇为宽大,但摆设简单,太子将灯轻手轻脚地放在桌角,调了调位置,明亮的烛光便映亮了整间密室。

  太子端坐到案前,眼睛一眨不眨疑似发呆地望着灯光看了许久。因为太子素来端庄肃重,坐姿神态一丝不苟,于是即使蔺晨被望得浑身不自在,乍一时也不敢确定太子殿下是不是在思考什么关乎家国百姓天下和平的大事。

  不过蔺晨这时候已经搞清楚自己处于了一种什么样的境地了。

  他大概,变成了一盏灯。



评论(4)

热度(16)

  1. 楼梯房城狐社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