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狐社鼠

走你

【蔺靖】半夜点灯4

欧欧西出没,语死早,脑子瓦特,多多见谅(鞠躬jpg.)


  老阁主那头是被无厘头的阵法搅得一个头两个大。蔺晨这边,则因为太子要早朝。于是还不到五更天的时候,蔺晨就被萧景琰从床上捉起来,天旋地转地被塞进太子爷的怀里,想睡也睡不了,被迫起了个大早。

  是的,蔺晨虽然现在变成了一盏灯,但晚上还是正儿八经地睡了床的,就睡太子床头。蔺晨也不知道小太子是怕黑还是什么毛病,就寝时愣是把他从灯上头的盏子上捉下来安到龙床上去了,当时就把蔺晨牌鸽灯唬了一跳,发出来的光都情不自禁地变粉了些。

   自己毕竟是个会发光的东西,小太子就不嫌晚上扎眼吗?蔺晨蹲在太子床头软乎乎的垫子里浑身不自在地看着萧景琰熄灯上床,小心翼翼地把自身亮度调低了点。小太子睡着了倒比醒着可爱多了。蔺晨看着睡熟的萧景琰披着头发蜷着身子把脸埋到被子里,自己也一阵阵地发困,明明一个时辰前才醒,但还是忍不住一头栽进了黑甜乡。

 

  蔺公子被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唤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还在琅琊山,结果还没等醒神,就被人捉起来揉面团似的在手里揉了一圈,揣进了怀里,强行唤回了某人的回忆。

  寄身灯上的蔺公子忍不住以掌扇风,一脸尴尬地望了眼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想当今太子真是勤勤勉勉,百姓有福云云——萧景琰收拾好了一推门,外头的风呼呼一刮,兜头灌进衣服里。虽然蔺公子没了肉体凡胎,看这架势也忍不住颤了颤牙根,强烈谴责太子肉薄骨头硬,硌得慌,衣服一套还空荡荡地漏风,躺人怀里头和雪地裸奔似的凉飕飕。

 

  太子猝不及防地鼻头发痒,打了个真假混声带胸腔共鸣传播甚远的喷嚏。

估计是冷风冲的吧。

 

  ……这就是饮食不调,休息不足导致的,看这小太子还是挺能吃的,估计是是吃得不太讲究……早起的蔺老中医一边迷迷糊糊地想着萧景琰的一日三餐该怎么搭配,一边支棱着耳朵光明正大地听太子与大臣讲悄悄话。

  没办法,毕竟家里搞情报的,职业病啊。

 

  大梁幅员辽阔,人口茂密——人多是非也多,每天送上太子府上的都是如山的卷宗,还大多都是无趣的政事,当然不乏一些机密,和蔺公子感兴趣的风流韵事……但是除了这些,蔺公子尤其关注一件事,或者说一个职业。

  近几日大渝带着巫女来和亲,金陵一时多了许多外族人,加上年关将至,人多眼杂,出入金陵城也就卡得严了,没有路引和引荐信进不了金陵。许多隐士、无业游民、道人因此被卡在城门,不得不原路返回去补办凭证。但是昨日,一道人半夜偷溜入城,被人逮住不说,押入牢里次日,就凭空消失了。

  恰好负责此事的官员又是忠直之人,追查几日虽一无所获。也不曾放松。不知怎的听闻靖王见多识广晓得许多江湖秘闻,便在上朝时专门寻了个空当,问了这事。

 

  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蔺晨听了,却分外留意了两个字。

道、人。

 

  为何蔺公子大好年华却只能蜗居琅琊阁一隅,闲来无事嗑嗑瓜子看看话本长长膘。因为二十八年前老道的乌鸦嘴啊!为何蔺公子会一脚踏上无法承受其生命质量的树枝,以致于一头栽倒呢?因为想去凑热闹看能降妖伏魔的奇人啊!而虽不知自己灵魂出窍寄居这小鸽灯里是偶然还是有人暗算,但至少和这些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东西逃不开干系……蔺晨牌鸽灯心情沉痛,他今年大概是犯了太岁吧。

 

  远在琅琊阁的年轻道人受老阁主之托给蔺晨算了一卦,神色莫名。

  “桃花正旺啊。”





卡文卡到泪满襟QAQ

【蔺靖】半夜点灯3

欧欧西出没,语死早,脑子瓦特,多多见谅(鞠躬jpg.)


 

  太子把信晾干装好后便从一旁架上取了卷书挑灯夜读,灯在一旁静静地燃着,火焰稳稳地跳动着,一点都透不出某人激烈的内心活动。

  暂时身为灯宠的蔺晨则不动声色地搜寻着镜子之类的东西,好审查一番自己如今是什么模样。他本来以为自己只是变成了一掌普通的灯,但被太子殿下秃噜了一把——尤其是品评了句圆润后,忽然就发觉一些小细节大概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顿时萌生了一睹自己真容的强烈愿望。

  太子密室布置得实在简单。就着暖黄的烛光,视力绝佳的蔺晨一眼便望见了萧景琰身后架上摆着的一面精巧的小镜子。这镜子虽小,却十分的清晰,足够让蔺晨在烛光的映照下看清自己真容的同时,发现这面镜子似乎有点眼熟。

 

  大梁国境稳定、萧景琰的太子事业也蒸蒸日上时,出过一起江湖朝堂相勾结的大案,恰逢长苏新婚顾头不顾腚的时候,便转头推了蔺晨做狗头军师。

  蔺晨对此嗤之以鼻。虽然他不了解萧景琰,但蔺晨一直觉得不管有没有自己亦或是梅长苏,靖王也是当担得起大事的人。办个案子还要盯着……梅长苏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闲的。

  蔺晨的态度是一回事,太子的态度又是一回事。太子严谨,又有了梅长苏的引荐,便常常修书请蔺晨说一说江湖中事——虽然蔺晨一直疑心太子是打着查案的名头听他讲故事来的。

  就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倒也渐渐熟悉起来,书信不断,有时蔺晨外出还会绕道金陵找太子煮酒畅谈一番。这份君子机缘久不能断,一直从案子结案,太子又立了功封了赏、到蔺晨红尘里滚了一圈又一圈也没断,一直不咸不淡地保持着微妙的联系至今。就蔺晨附身鸽灯的前几日,还刚回了小太子月前的信。

  蔺晨自己是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让他年复一年困于皇宫不如给他一刀。蔺晨由己及人,便觉得小太子一人在皇宫憋闷着,实在有几分凄凄惨惨戚戚的可怜。是以他游历时遇上什么有趣的小玩意儿变会寄给太子瞧瞧,顺道说上几个小趣闻。而这镜子,好像是自己几年前游历时寄给小太子的众多稀罕玩意儿之一?

 

  琅琊山。

  即便是这个叫人瑟瑟发抖的季节,琅琊山的气候也是宜人的,下雪也是细细软软的缠绵。以致于次日清晨时地面上泥水混合,十分湿滑,稍不注意便会栽个跟头。

  老阁主稳稳地站在蔺晨栽下去的水坑边上。他的身侧,琅琊众人正有条不紊地排水去淤,曝出下头的山石。

  “如今的术士施法,一向追求来无影,去无踪。但雁过留痕,越是有力的法术,就会留下越多的痕迹。”粗布麻衣的青年人从怀里掏出一颗溜圆乌黑的石子儿弹出指尖,石子触到坑下山石的一瞬,顿时如影子一般铺开,隐隐约约地印出了一个深浅不一、缺边缺角,破烂得连个形状都看不出来的阵法。

  老阁主凑过来一瞧灰乎乎的一团,眉头一皱,心里头想:这半半拉拉的什么玩意儿,破抹布擦的阵法吗?

  “施法者法力高强,且布阵十分的小心,”青年没看出老阁主丰富的内心戏,一本正经地继续说,“在下能力有限,只能恢复个轮廓,大概看出是个移魂的阵法。除此之外……”

  老阁主追问,“如何?”

  年轻人沉吟片刻,迟疑着开口。“此阵虽然布置得颇为精妙,但似乎缺了阵眼。”

  “这怎么可能?”老阁主虽然不精这类异法灵通,但见多识广,理论还是门儿清的,晓得阵眼可谓阵法的重中之重,没有阵眼的阵法好似没有源头的死水,就是布置的再精妙,也撑不了一时半刻。况且阵眼好似画龙的点睛之笔,不同的阵法、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甚至施法者不同的心态,都会影响阵眼的形成。

 “阵眼是阵法精华所在,可在下实在是找不到阵眼,”年轻人绕着水坑打转,“这世上没有在下找不到的阵眼,可移魂法无眼不能起效,蔺公子的情况又……”年轻人脚下一顿,与老阁主对视一眼。

  奇哉,怪哉。



分享陈粒的单曲《戏台 (新世相·青春版《红楼梦》主题曲)》: http://music.163.com/song/461301042/?userid=113544179 (来自@网易云音乐)

【蔺靖】半夜点灯2

欧欧西出没,语死早,脑子瓦特,多多见谅(鞠躬jpg.)



2、

  太子骨肉匀称的手摊开泛黄的信纸,圆润挺直的手指推开檀木镇纸,执笔蘸墨,在雪白的纸上留下严整端庄的一行行字迹。

  靖王青年时,宫中曾兴女子垂首蒙面,不得直视男子的面容。这倒使得靖王竟因着一双手实在好看得出挑,还渐渐地在后宫中传出了些美誉。

  而蔺晨自诩是阅天下之美的人,对美色自有一套标准。蔺公子此时坐落案角,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当朝太子骨节分明线条舒朗的手,顿时挪不开眼了,忍不住一错不错地瞧起未来天子的手来,叹一叹其江湖美誉真真是名不虚传。

 

  这封信对太子而言,这大抵颇为重要的私人信件,以致于遣词用句都颇耗心思。蔺晨看着太子写写停停,几乎是以批阅奏折的认真劲儿慎之又慎地回了一封篇幅简短,风格简洁的回信。但写着写着,也不冷静自持地绷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了。太子时而嘴角微挑,时而眉峰微动,显得整个人都多了几分活气,眉目间也显得愈发的俊朗了。

  等到落笔展卷时,太子似乎不像蔺晨第一眼看到的“太子”了,一些鲜活蓬勃的东西从太子方端整肃的躯壳里隐隐约约地透出来,透出了一些更应该称之为“萧景琰”的气质。

  此时的萧景琰,虽然还是一副太子威仪千秋万代的模样,但他再盯着蔺晨——准确的说应该是盯着灯看时,蔺晨却能感到某人只是在单纯的盯着灯发呆罢了。

  但萧景琰的目光实在是让蔺晨压力倍增的同时进行了深深地自我反省——自己到底是附身到了怎样一盏灯上,以致于受到当朝太子如此的偏爱,时不时就要接受这样长时间的眼神爱抚。蔺公子嘴角抽搐地承受萧景琰上上下下,坦然到有些露骨的打量,觉得自己若是此时化为女子大概可以大喊一声非礼的。

 

  蔺晨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事。

 

  江湖朝堂都知道当今太子刚正不阿,不偏不倚,一派武人风骨,没什么特殊的癖好。但太子宫中贴身的奴婢都知道萧景琰不喜名利、不爱美人,却十分喜爱一盏灯,只要是独处,几乎称得上寸步不离身。

  但这盏倍受太子荣宠的灯和别的宫灯相比,也不过多了一个精巧的小盏子,小盏子里摆了只胖胖的竹编小鸽子,小鸽子涂了粉色的特殊涂料,晚上能发发光,称得上可爱精致。但就是再精致,这掌灯除了好看一些,别致一点,也没什么新奇。只要太子愿意,宫中的能人巧匠可以做出更多精巧可爱的宫灯来,而那会发光的涂料虽然不是很常见,对皇宫贵族还是不成问题。在许多人眼里,这盏灯甚至称不上值钱。

  但太子就偏偏只爱这一掌灯,不管走到哪,一定要放在案角才舒心。曾有人不知怎么打听到太子爱灯,带了一堆各式各样的宫灯风灯来拜访太子。然而太子也就只是高深莫测地看看,那些灯转头便被送回了拜访者的府上。

  此事被传为笑谈,蔺晨虽有耳闻,但大抵是因为想象不出萧景琰对着一盏灯含情脉脉,也就没怎么当真。还拿过此事与梅长苏甚至太子本人打过趣——但如今看来,他此时就附在那掌灯上。

  想通了的蔺晨,承受着太子炽热的眼神。心里头忽然就咕噜咕噜冒出了某种鸠占鹊巢的心虚。

 

  太子打量着他的灯宠——那只小盏子上胖胖的粉鸽许久。又用他漂亮的手把小鸽子从头到尾秃噜了一遍,直秃噜得附身灯上的蔺晨满心窘迫。

  这种直面老实人内心小秘密的感觉……

  只听太子殿下沉默许久后歪了歪脑袋,困惑不解地嘟囔了一句,“怎么觉得忽然圆润了好些?”

  蔺晨受到了抨击灵魂的拷问。



对了,因为很久没上lof,最近上了也是断断续续的,所以有些朋友问会不会出本……目前大部分是不想出的,如果有,我会声明的哈。

【蔺靖】半夜点灯

欧欧西出没,语死早,脑子瓦特,多多见谅(鞠躬jpg.)



  江湖传言琅琊阁的小公子蔺晨尚在襁褓时,曾有一高人给他卜卦,测他二十八岁那年若无贵人相助,便有火烧之灾。火烧之灾渡不过,蔺公子便呜呼哀哉……此人闲扯一通,一拂袖便四处云游去了,徒留二十余年后蔺少阁主磕着干果儿捏着话本儿望着窗外的一行秋雁,惆怅不已。

  话说蔺公子二十啷当岁的花样年华被梅长苏一事忙得脚前脚后不着地,常常云游都不得畅快。好容易那病秧子功德圆满,满心满意足地和霓凰双宿双飞了。自己则硬生生地被老阁主从南疆拽回了琅琊阁——这便也就算了,琅琊山毕竟是山清水秀风景怡人消息灵通之地,又不缺江湖朝堂风起云涌的各种风流韵事下饭——配上手艺不凡的厨娘烧出的各种美味。琅琊山上的日子一不小心也就过了小半年,还顺便宽了几寸腰身。

  本来江湖事就大同小异,无非武林正邪聚众斗殴、少年美人鲜衣怒马。后者还稍有意趣,前者那就是比吃喝拉撒睡都没意思。这就间接导致了蔺晨的小日子平淡得跟水差不了多少,自然而然地就开始找乐子。这么巧,江湖上忽然就出了一个能降妖伏魔的奇人——又这么巧,这一奇人近日还到了琅琊后山的镇上落脚。蔺晨正闲极无聊,送上门的热闹怎么能不凑呢?顿时便蠢蠢欲动起来,窗子一掀,直接就翻了出去。

  门外的小童只听见颇为沉重的落地声扑通一响,叫了几声无人应答,绕到后院探头一看,便瞧见他家蔺少阁主正无声无息倒在后院的泥坑里头。



  金陵城内夜色昏沉,寒风冷冽地卷着落雪横冲直撞,积雪被冻成了一层厚厚的冰。在这样的严寒里,东宫之中老早就在案脚放上了火盆,烘得房里暖融融的。

  太子军旅出身,早年还是靖王时,寒冬腊月时不置暖炉,深夜伏案作业也不觉得多冷。如今房内热气蒸腾,本该是暖和宜人的,太子却忽然觉得有零星的寒意顺着手里的信纸蔓到手心里去。

  太子呆了几瞬,在送信的白鸽前撒下一把吃食。

  然后他捏起穿风过雪的信,执灯按下机关,踏进一条幽深的暗道中。


  蔺晨醒来时,尚有些昏昏沉沉的,分不清今夕何夕梦里梦外。

  一开始只是迷迷蒙蒙的虚影,后面视野渐渐清晰,却仿佛坐走山路的破马车似的摇摇晃晃,上下左右的来回颠簸,颠得蔺公子头晕恶心两眼冒星,体会了把痛不欲生的感觉,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然后很快,蔺晨发现他正悬在一条长长的暗道中,像是被人提在手上。

  这感觉十分的微妙。蔺晨一晃一晃地被人提溜着,看着离自己少说也有半米的青砖地板,感到深深的不可思议,心情复杂地闪过一个念头:提他的人真是天生神力啊。


  太子步伐稳健,两三步穿过暗道,进了一间暗室。


  蔺晨觉得自己“咔哒”一声,被放到了桌上。仔细一看提灯的人——怎么长得这么像当朝太子?

  暗室颇为宽大,但摆设简单,太子将灯轻手轻脚地放在桌角,调了调位置,明亮的烛光便映亮了整间密室。

  太子端坐到案前,眼睛一眨不眨疑似发呆地望着灯光看了许久。因为太子素来端庄肃重,坐姿神态一丝不苟,于是即使蔺晨被望得浑身不自在,乍一时也不敢确定太子殿下是不是在思考什么关乎家国百姓天下和平的大事。

  不过蔺晨这时候已经搞清楚自己处于了一种什么样的境地了。

  他大概,变成了一盏灯。



抱歉哈,昨日把文一贴头一歪就挂机了……没有发现文只有一点点……_(:з」∠)_……

现已补_(:з」∠)_

对不起是我蠢了。

九十度鞠躬。

and谢谢VVictorv君的提醒

再次致歉!

ლ(•̀ _ •́ ლ)

妈呀惊呆了!!!

万万没想到能在共青团看到男神!!!

这是男神吧啊啊啊啊啊啊!!!!!

妈呀!!!

团团晨晨帅哭我!!!


……

——话说团团是同好吗_(:з」∠)_

翻出好久以前的画!(有一张是我头像😂) 我以为早就被我随手没掉了。 忽然找到特别开心(不要脸地表示这种失而复得的快感就是随手的原因) 感觉以前比自己现在用心很多呢_(:з」∠)_(噗咚跪下)

幸福!!!幸福!!!

收到书的我大概是飞着的~

书真美!!!!!

阿不太太太棒辣!!!!!三百六十度花式旋转体表白!!!!!!!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开心!!!!!~( ̄▽ ̄~)~

话说一定要把信封上的诗一行撕掉吗,试了一下差点撕坏(´・ᆺ・`)……有点心疼啊啊啊(´╥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