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狐社鼠

走你

【蔺靖】半夜点灯4

欧欧西出没,语死早,脑子瓦特,多多见谅(鞠躬jpg.)


  老阁主那头是被无厘头的阵法搅得一个头两个大。蔺晨这边,则因为太子要早朝。于是还不到五更天的时候,蔺晨就被萧景琰从床上捉起来,天旋地转地被塞进太子爷的怀里,想睡也睡不了,被迫起了个大早。

  是的,蔺晨虽然现在变成了一盏灯,但晚上还是正儿八经地睡了床的,就睡太子床头。蔺晨也不知道小太子是怕黑还是什么毛病,就寝时愣是把他从灯上头的盏子上捉下来安到龙床上去了,当时就把蔺晨牌鸽灯唬了一跳,发出来的光都情不自禁地变粉了些。

   自己毕竟是个会发光的东西,小太子就不嫌晚上扎眼吗?蔺晨蹲在太子床头软乎乎的垫子里浑身不自在地看着萧景琰熄灯上床,小心翼翼地把自身亮度调低了点。小太子睡着了倒比醒着可爱多了。蔺晨看着睡熟的萧景琰披着头发蜷着身子把脸埋到被子里,自己也一阵阵地发困,明明一个时辰前才醒,但还是忍不住一头栽进了黑甜乡。

 

  蔺公子被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唤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还在琅琊山,结果还没等醒神,就被人捉起来揉面团似的在手里揉了一圈,揣进了怀里,强行唤回了某人的回忆。

  寄身灯上的蔺公子忍不住以掌扇风,一脸尴尬地望了眼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想当今太子真是勤勤勉勉,百姓有福云云——萧景琰收拾好了一推门,外头的风呼呼一刮,兜头灌进衣服里。虽然蔺公子没了肉体凡胎,看这架势也忍不住颤了颤牙根,强烈谴责太子肉薄骨头硬,硌得慌,衣服一套还空荡荡地漏风,躺人怀里头和雪地裸奔似的凉飕飕。

 

  太子猝不及防地鼻头发痒,打了个真假混声带胸腔共鸣传播甚远的喷嚏。

估计是冷风冲的吧。

 

  ……这就是饮食不调,休息不足导致的,看这小太子还是挺能吃的,估计是是吃得不太讲究……早起的蔺老中医一边迷迷糊糊地想着萧景琰的一日三餐该怎么搭配,一边支棱着耳朵光明正大地听太子与大臣讲悄悄话。

  没办法,毕竟家里搞情报的,职业病啊。

 

  大梁幅员辽阔,人口茂密——人多是非也多,每天送上太子府上的都是如山的卷宗,还大多都是无趣的政事,当然不乏一些机密,和蔺公子感兴趣的风流韵事……但是除了这些,蔺公子尤其关注一件事,或者说一个职业。

  近几日大渝带着巫女来和亲,金陵一时多了许多外族人,加上年关将至,人多眼杂,出入金陵城也就卡得严了,没有路引和引荐信进不了金陵。许多隐士、无业游民、道人因此被卡在城门,不得不原路返回去补办凭证。但是昨日,一道人半夜偷溜入城,被人逮住不说,押入牢里次日,就凭空消失了。

  恰好负责此事的官员又是忠直之人,追查几日虽一无所获。也不曾放松。不知怎的听闻靖王见多识广晓得许多江湖秘闻,便在上朝时专门寻了个空当,问了这事。

 

  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蔺晨听了,却分外留意了两个字。

道、人。

 

  为何蔺公子大好年华却只能蜗居琅琊阁一隅,闲来无事嗑嗑瓜子看看话本长长膘。因为二十八年前老道的乌鸦嘴啊!为何蔺公子会一脚踏上无法承受其生命质量的树枝,以致于一头栽倒呢?因为想去凑热闹看能降妖伏魔的奇人啊!而虽不知自己灵魂出窍寄居这小鸽灯里是偶然还是有人暗算,但至少和这些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东西逃不开干系……蔺晨牌鸽灯心情沉痛,他今年大概是犯了太岁吧。

 

  远在琅琊阁的年轻道人受老阁主之托给蔺晨算了一卦,神色莫名。

  “桃花正旺啊。”





卡文卡到泪满襟QAQ

评论(7)

热度(9)